2011年7月24日 星期日

對自評表的感想與自省

星期四早上進公司,有一張沒看過的表單,寫著「您有績效評核表待填報」,除了對執行的案件說明自己所做的工作內容外,有一頁工作行為自評,分為五項外,他又對每一項作了一些註解:

1.計畫管理:能明確具體地擬訂工作計畫、行動步驟,以及工作進度等,且能有效地整合與配置各項資源,認真地執行,以達成預定的工作目標。

2.專業學習:求知慾與學習能力強,可塑性高,主動運用各種不同的管道吸收新知,充實自己的專業知識技能及專業倫理,並且樂於將個人的學習心得與經驗和同仁分享。

3.工作執行:工作態度認真,面臨問題會主動思考解決的方法,而非被動消極的因應,並在可能範圍內先行解決,而後再向上司反映。對於預定的工作計畫或上司臨時交辦的事項,能有效地運用資源,在既定的時間內完成工作。

4.團隊合作與溝通:展現高度合群的行為,能與他人相互支援,將團隊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;能夠摒棄本位主義,不搞小圈圈;對於公司政策配合度高。顧及整體組織的利益,進行單位內及跨單位之溝通協調,並有效獲致成果;能夠蒐集並掌握資料,證據能有效說服及影響他人,而不致引發反感。

5.客戶服務:凡事以組織目標為依歸及以外部顧客滿意為導向,做事講求方法與策略,且能不斷運用外部客戶的回饋,追求全面品質與成本效益的提升。能夠長期與外部客戶維持夥伴關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普通人都是以先批評別人才開始自省,我是普通人,所以....
1. 對各個項目要以'寫作文'的方式自評非常不解。
2. 開啟一個可以無形拍馬屁的通道非常不解。
3. 如果這五項真的是公司注重的,對於拿到好考績的人非常不解。
4. 明明為五項評核指標,但是說明文字一直提到相同的事項感到不解。
5. 對於這張表會被'實際'訥入考績評比感到懷疑。

ola針對各項的感想:
1. 計畫管理:這個很重要,沒意見。

2. 專業學習:這也很重要,但是部門並沒有風氣,甚或是說悲觀又低迷。

3. 工作執行:面臨問題除了在解決不了時要正確通報以外,其實有一個更根本的事情要思考,「遭遇的問題是否為部門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基本能力」,這就跟第二個專業學習掛上關係了,我們對於進用人時的要求,並沒有落實在既有的員工之上,而是去期望新進人員有特異功能,說好聽是要即戰力,說難聽就是......。

4. 團隊合作與溝通:團隊合作很重要,但是部門沒有。溝通很重要,但是'而不致引發反感'這句,我認為並不存在於部門,原因為:我所定義的溝通成功,代表你所提出的意見原本不被接收,或是沒有執行,而經過'溝通'後,獲得應該有的改善。但其實在'很多問題'上,有很多人做了很多意見的提出,雖然被允諾,但是並沒有見過相關事物的改變,呼喊口號倒是很多次。

5. 客戶服務:根本上我並沒有在案件執行過程中,感受到任何人有朝著'外部顧客滿意為導向'的原則,甚或很多人說:你不用這麼幫他們想,意思到就好;我們所做的是'努力達成契約要求的最低項目',在這樣的精神下去評比客戶服務豈不一大笑話。

結論:我不認為這張表單是經過'確切擬定工作目標'、'參考其他公司或相關專業'、'認真工作'、'團隊討論'、'為客戶著想'等五項所完成的。但是,執行的人應該是已經很認真了,因為從部門擴大到公司,這個專案應該是很被關注,但是沒人協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星期五跟一個同事說:這張表到底應該要認真填?還是隨便填就好?
同事回說:認真填會影響你的考績嗎?考績的好壞決定於印象分數。
我回:還有你的背景與長官的友好程度;但是我不想這張表變成自己考績不好的原因。
我:我大概可以想像出來,「你連這張自評表都填不出什麼,代表你也不在乎自己的考績」之類的話。

其實,我是不在乎考績,但是我在乎薪水,而考績影響著薪水......

所以理論上我應該會寫著一些「我認真做了、我依照時程、我好努力」的換句話說在單子上,但是我又不想寫一些虛無縹緲的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總之,這件事情還沒想好該怎麼寫,但是這兩天我有對這些項目想了一些東西,其實這段時間自己犯了很多錯,才導致現今的局面。

1. 應該要的人力捍衛:最近的案子在兩次不同的革命裡面,我獲得了兩位同仁的幫助,一位來自於自己的部門,一位來自於別的部門;但是在案子約略剩兩個月,也就是最需要人力進行意見修正的時候,他們幾乎同時被指派了根本不可能持續協助這案子的工作量,在會議上多次反應無效後,我選擇矇著眼睛自己走完這艱苦的兩個月,而暫緩實質的系統修改作業。現在回想起來,我似乎應該在反應無效後,以發起第三次革命的強度,捍衛這些既有的人力資源,才不會陷入目前的窘境。

2. 錯誤的無限制支援:這案子沒有特別的事情要做,就是很多很多很多的程式開發,在我獲得包含我自己的三個人力以後,我不應該在完成自己的項目後,立刻將未完成的項目拿回來執行,這導致了系統依照意見修改時,反而讓自己吞了大部分的修改工作,而沒辦法顧及其他項目的修改情形。

3. 放肆客戶的不作為:我一直希望案子的進度可以提前,主要原因是我希望各個功能可以讓客戶實際操作以後,以實際的回饋來修正系統,但從3月中到6月初,兩個多月中我只提出'你們可以測試看哪裡需要修改',而沒有以緊迫釘人的方式來獲得需要的修改資訊。

4. 不和平的溝通方式:前面提到我是以'革命'這個詞來形容取得人力的過程,也不可諱言的每一次溝通,幾乎都是以'你們在搞什麼鬼'的心情來進行對談;總之,對於不作為的人非常的厭惡,但是這些心情並不能幫助自己獲得需要的資源。

5. 虛無的學習分享會:我沒有很喜歡在大家面前說話,去年鼓起勇氣自不量力的說要跟大家說什麼是Flex,結果並沒有獲得什麼成效,想了解的自己就會去了解了,不作為的就浪費三個小時聽我講古,失望之虞也覺得部門也就這樣了。經過時間的沖淡後,今年又覺得有必要做這件事情,但跟幾位同事討論後絕大部分的人對於這件事情興趣缺缺,也又讓我再次產生'部門也就這樣了'的感覺。但這其實這就是事情的根本,批評別人對於風氣的不作為,而得來自己可以不作為的理由,似乎不是一個可以拿來說嘴的事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總之,罵別人罵完了別人也看不到,但是自省的部分還是需要做適度的改變。文章就跟程式重構一樣,12月份再來檢視吧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